上回德川正义在走头无路下,使出最后一击启动了天理岛的毁灭机关,决定和「麒麟王」、「蝠王」等背叛者同归于尽。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天理岛」完全停止后,教主大殿以至整个岛上的建筑物形同世界末日那样,各种庭台楼阁别墅七歪八倒纷纷倒塌,信徒们惊慌失措的唿喊声此起彼伏,无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整个天理岛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来参加祭天大典仪式的信徒死伤了不少,警方和救护队亦相继到达,虽然幸存者个个惶恐不安,但仍随着卫斯理的引领,聚集在这片废墟的沙滩上等待救援。如日方中天理教的总坛「天理岛」就这样一夜间被夷为平地,整件事也轰动了全日本国民,在「天理岛」被救出的数十无辜少女作证,最近多宗警方束手无策的少女离奇失踪案,也是天理教莫后操纵,而天理教的种种恶行亦被警方陆续披露,在连串骨牌效应下,和天理教有关系密切的政党也相继捣台。但最奇怪的是天理教的教主德川正义和教中的一些高层成员如幻姬、「刀王」、「麒麟王」圣王等人则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警方一直无法将他们找到并乘之于法,而这次警方行动的总指挥发言人小田切敏则向传媒大力表扬卫斯理和白素在天理教总坛里应外合的功劳,更在自卫下击毙了十大圣王之一的「狮王」雷奥,警方才能顺利将邪恶的天理教消灭,在「天理岛」有反叛者内控的真相当然没有人得知。在市场上亦传出,一直和德川家不和的小田家族早在一星期前,不问价地在日本股票市场大量抛售和沽空所有和天理教有关连的股份,估计在这短短七天时间内,小田家族已赚取超过数十亿日圆的利润。************在「天理岛」一战后,卫斯理和白素本想离开日本,但在小田切敏多番要求下,决定多逗留在日本十天以协助警方调查,两人并入住在小田切敏安排的六星级酒店中。「卫……有没有挂念着我?」白素撒娇似地嘟着嘴,当白素刚步进酒店房间内,玉手已不安分地抚摸着卫斯理的下体。从没看过娇妻如此高昂的性趣,可能是小别胜新婚吧,卫斯理正想着,吐气如兰的樱桃小嘴已经贴上了他的唇,两人立刻热吻到一起。片刻之后,卫斯理已把满含春意、艳光四射白素的衣裙剥光至赤裸裸的一丝不挂了。鲜红湿润的小嘴加上雪白丰满的胸脯上一对尖挺饱满的乳房如半个玉脂球扣在上面,顶端的蓓蕾如粉红莲子般大小,周围一圈淡红的乳晕,被眼前的美景迷呆了的卫斯理也吞了一下口水。白素雪白粉润的肌肤,丰盈纤弱合宜的肉体,尤其下面两条圆润修长的大腿夹缝里一大丛乌黑浓密的阴毛,使得天下间任何一个男人的胯下之物都会立时硬挺了起来。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倾诉着套弄的快乐,向来羞于碰触阳具的白素居然如此热情地玩弄自己那话儿,令卫斯理颇为意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性慾,今天受爱妻的引诱抚弄而爆发出来。卫斯理把头埋入妻子丰满的双乳之中,用舌尖刺激着白素已经微微翘立的乳头。「呜……卫……好舒服……!」白素不由得樱唇轻启,娇哼了几声。卫斯理见美妻的体质这么敏感,偷眼向白素望去,只见她已经满脸春色,眼神迷离,舌尖不自觉地舔弄干燥的嘴唇,一副性慾高涨的模样。从未见过娇妻如此放荡的表情,卫斯理不由得痴了。「啊……!好痒……下面……!」随着慾望的积累,白素逐步开始主动起来,蛮腰如同蛇一般的蠕动,摩擦着卫斯理早已硬梆梆的下体。「卫……呜……!」白葱般的玉手将磙烫的肉棒包围起来,淫乱地对准自己下面的蜜穴,「快……插….进..来..嘛……!」卫斯理再也忍受不住,一挺腰,肉棒开始在白素湿淋淋的蜜穴之中来回运动起来。「哦……好棒……!」樱桃小口之中吐露出淫荡的话语,俏脸流露着对性爱的陶醉享乐。卫斯理强忍着娇妻媚穴的吸引,心下惊惧,只是不见一段时间,为何娇妻在床上有如此变化,在过去的日子她遇到了什么事!?只是心有所念,肉棒立刻失去了原有的硬度。白素不满地嘟囔起小嘴,一使劲居然将卫斯理压在身下,骑跨于上,淫乱地扭动其曼妙的腰肢。「啊……!」卫斯理现在的感觉实在是欲生欲死,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让他无所适从。前面略显颓委的肉棒立刻又坚硬起来。此刻的白素那里有侠女的模样,她双手揉捏着自己丰满的乳房,下体坐着起伏的活塞运动,舌尖微微舔着上唇,脸上流露出只有淫娃才有的淫媚表情,口里满是娇哼:「哦……好棒……好棒……!」「素……我快……要……!」白素满心欢喜道:「给我……给我……!」更加卖力地扭动曼妙的腰肢。「啊……!」卫斯理一声高吼,终于射了出来。「哦……!」霎时之间白素也到达了高潮。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白素伏到在卫斯理宽广的胸怀之上,微微喘气:「卫……真的好舒服哦……!」「素,你这数日在天理岛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卫斯理略有所不安………。「没事……真的……」白素说着,完美无瑕的胴体赤裸暴露在自己丈夫面前的白素正感越来越兴奋,并发现自己的乳头又硬挺起来,性的火焰几乎把她完全吞没,被幻姬调教过的身体不断涌出火热的快感,甜媚的感觉涌上大脑,激荡着她的理智,此时的白素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玉手又开始不安份地抚摸卫斯理刚刚开始软化的肉棒,撒娇道:「我…还…想….要…….……卫……!」当每个男人看到白素那副曲缐玲珑雪白迷人的肉体,都会有同一种强烈的想法:想永远拥有这女人,甚至是她的丈夫……也不会例外。************另一边厢,年青刑警丽子在列车一役中,先违抗小田切敏的事前部署,开枪击伤主犯「狗王」,后也没有依小田切敏的安排,将木兰花入住国立医院休养,最终更没有透露木兰花身在何处 (详情载于「白素列车暴刧篇」),立了功的她虽然递交了整份报告,但仍然给小田切敏问话超过五小时,打了个哈欠,带着疲累的身体离开小田切敏刑侦办时,天已入黑了。丽子个子不算太高身材却玲珑匀称,二十岁出头的她腰肢纤细,拥有微微上翘的臀部及一双圆润饱满的长腿,皮肤更是没得说,白皙光滑异常柔嫩,加上身手了得,在刑警队伍里前途真是无可限量。经过寂静的停车场,途经的车辆已经不多了,只见停车场内零零星星的停放着几辆不归的汽车。丽子把自己的车子启动了,开离了寂静的停车场,刚进入了大路,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子弹「嗖」的一声刷过车左后轮胎,后面的一辆黑色汽车亦在这时追了上来,并狠狠的朝向丽子的车侧撞上来,丽子只觉眼前一黑,之后大脑一片空白,一切都不知道了。她至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抓住的,努力让自己的神志清醒一些,只记起被一辆从后追上来的黑色车撞中的时候突然晕过去,但是她没有时间考虑了,如今身上已绑紧了绳子。「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刑警,快放开我…………」丽子看到远处站着一个男人,灯光很暗,跟本看不到他的脸,另一男子却见他脚不着地已飘近至自己身前,勾起她的下颚,嘴角拐着令人心寒的微笑。只见他身材高大结实,手臂上纹了只蓝色的蝙蝠,完全是一副武将体格,冷酷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却有一条长长的疤痕。「想免受皮之苦,乖乖说出女黑侠木兰花的下落罢。」纹身男冷冷说着,拖着丽子下颚的手向下滑去,施施然钻进了丽子的衣服中。「放开你的嗅手!想知木兰花的下落…..?休想….!」丽子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尽力使劲挣扎着。「你……」丽子话未说完,脸上已被纹身男人刮了两巴掌。「唔…皮肤白皙…奶子也很挺! 帮主,这位刑警小姐今晚就交给我「蝠王」整治,很快她的嘴便不会那么硬了!」男人阴阳怪气地对着丽子邪笑道,使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原来这人就是前天理教十大圣王之一的「蝠王」,那个贪钱出卖了教主的武功高绝恐怖杀手。************待那个被称唿为帮主的男人离开后,丽子的眼睛终于适应了,她看见自己正被关在牢房之中,现在牢房中只剩下她和「蝠王」两个人。「蝠王」的手继续爱抚着丽子的乳房说:「瞧你这对奶子!又尖又挺!如你再不合作,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们知你和木兰花相识不是很久,只要说出她现在躲在何处,我们便不会难为你!」「放开我!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有种就一对一单挑!不要用这种下三漤的手段!」丽子怒目对视着。「看来你相当的不服气!好吧!我给你一个机会,我要让你知道你是多么不堪一击!来吧,我们面对面交手,徒手单挑,如果你能打败我,就放你自由,如果你输了,那就要说出木兰花的下落。」丽子自认自己的工夫不错,虽然对方可能在戏耍她,但总是一丝的希望,她毫不考虑的答应了。「蝠王」解开了丽子身上的束缚,她扭了扭有些麻痹的手腕与脚踝,跳了几下热身准备,「蝠王」冷眼看着这青春女刑警的动作,他知道她心中一定暗自窃喜,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蝠王」的实力,只见她先在「蝠王」的四周跳跃着,突然向敌人展开突击的攻势,一记左直拳直朝对方脸上挥去,但「蝠王」稍稍侧过身便轻易避开,丽子储势待发的右直拳已准确击中「蝠王」的腰部,「砰!」的一声,右拳如中铁石,在丽子一呆之际,对方已在不可思议的角度在她的小腹重重踹了一脚,丽子整个人飞了出去,她只能摀住肚子在地上呻吟着。「蝠王」笑着接近她,一手握住她的双腕,让她的手离开小腹后,又狠狠踢了两脚,丽子已经痛的叫不出声音,然后他像拖行李一样的把丽子拖到另一个房间。「蝠王」将丽子的双手用绳子高吊而举起,而双腿也分别被绑上绳子,并接上滑轮,这一来,她的胴体是毫无保护的,就等他任意的蹂躏了,「蝠王」走到她的身后,舔着她的脸颊,双手又搓揉着她的乳房,而这时丽子仍是痛的无法有任何的抵抗,只能大口的喘息着。这时「蝠王」将绑在丽子膝盖的绳子往上拉,这一来,她只剩单脚着地,她不舒服的扭动身体,这一来,她无法夹紧双腿以保护她的下体,「蝠王」更故意用手去触摸她的大腿内侧数次。「好了,你该知道你是多么的差劲了,花不到五分钟,就已经被我绑在这里了,现在快说出木兰花的下落了。」丽子欲言又止,只低着头坚持着不说话,彷佛在为自己无能而难过。「嘿!嘿….好大胆子啊!输了给我不认数?」「蝠王」忽然脱去丽子一双鞋袜,捉住她乱晃的小脚,张口就含进去。「变态………你要作什么?」一根根粉嫩细长的脚趾轮流被他舌头舔舐得发红,鼻尖顶着脚心,舌头滑到脚后跟。之后他更伸长舌头卖力舔着脚掌的皱褶。「蝠王」只觉小脚发出淡淡的幽香,鲜艳的玫瑰色趾甲不断激发他的性趣,丽子娇小的玉足涂满了他贪婪的口水。这时只见「蝠王」拿出利刃,刀子沿着丽子的胴体滑到她的胸部。「年纪轻轻,没想你那么嘴硬?」「蝠王」邪笑着说并隔着衣服用力捏着她的乳头。丽子痛的叫了出来,并啜泣着说:「快放了我!我是不会出卖木姐姐的。」「蝠王」开始用刀尖轻触着她的上衣,刀背在乳沟中间滑来滑去,让她的乳房看起来更尖挺,玩弄了好一阵将刀尖轻刺入她的衣服凸起处,刀子随着她如梦呓般的呻吟声中滑下去,她雪白的胸部慢慢的裸露了,「蝠王」不急着一口气剥光她,而是慢慢把她的意志力慢慢消磨掉。这时她的乳房已露出了大部份,「蝠王」的手可直接接触她的乳房,触感果然是一流的,而丽子紧闭双眼,咬紧下唇,她要让这种屈辱的感觉从脑海中排除,可是身体传来的感觉是真实的,她根本无法逃避这个事实。「你的腿真的很好看!」只见「蝠王」抬起她双腿慢慢抚摸着,秀丽的脚尖向内弯曲,双腿肌肉绷得笔直,看得他肉棒都硬了。双手接着隔着她的裙子抚摸着她那混圆又有弹性的臀部,捏了捏,又软又有弹性。「手感实在是太好啦!」丽子感觉到刀子已经移到她的双腿间,随着衣帛的撕裂声,顿时一个雪白的臀部一览无馀的展现在这淫徒面前,她知道,她下体的阴毛已经露出来了。「刑警小姐,最近有没有自己手淫呢?」「蝠王」咽了一口口水,开始用手指拨弄她粉红色的阴唇,阴核更已被淫水浸湿而亮晶晶了,这时只见「蝠王」嘴里已含着丽子的乳头,手指从阴蒂滑过细缝,至会阴再到菊花蕾,轻轻摩擦一阵会阴后又将手指伸进她的蜜穴里,手指头涂满了爱液,食中二指并拢慢慢顺着柔嫩的阴道壁探进去,大拇指不停轻搔着她的阴蒂。「喔……嘤……!」丽子娇吟的声音细如蚊蝇,淫水已将两片阴唇浸透,弄得他手背沾了很多粘液。「蝠王」仔细听着丽子的鼻息,感受猎物身体一切细微变化。只见丽子不自觉将一条腿蜷起来,脚掌踩着地上摩擦,膝盖不自觉的挤压他的手。阴道还在紧一阵松一阵的收缩着,明显是变成了因兴奋而蠕动。丽子将头扭到一边,尽量压抑自己的喘息。这时的丽子脑中传来一阵又一阵快感,她紧咬住下唇,不要让自己发出的声音,她的脸上的潮红一直往下身蔓延,但眼光里却夹杂着很复杂的味道,兴奋……羞涩……。「蝠王」也见过不少女人的屁股,瘦的胖的,大的小的,可是丽子的臀部却让他赞赏不已,屁股上一点没赘肉,又尖又翘,由于常锻炼的缘故手感光滑富有弹性。在丰满的阴户上方(从后面看)隐藏在股沟中若隐若现的就是她的菊花口了。他又咽了口唾沫,为了看的更清楚,更用双手一边一个分开她的两股,一个美丽的菊花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圈圈纹路由中间放射性的展开,由于年轻的缘故,色泽呈淡粉色,四周还夹杂着几根肛毛,他还轻轻的用食指触了一下,好敏感哦!菊花口直向里缩,像海参一样缓慢的吐缩着。当他的手指再移到她的屁眼时,她原紧闭的双唇终于忍不住发出低吟声了,看她屁眼的形状,判断她还没有肛交的经验,看来今天一定要夺取她屁眼的处女权了。「蝠王」忍不住用指头不断触她的屁眼,丽子整个人震了一下,「蝠王」鬼魅般移动到她的身后,双手搓柔着她尖挺的乳房一边轻说说:「女刑警,你的身体我全都看到了,瞧你阴唇的颜色,你一定不是处女,并早就被男人干过了,嗯!但屁眼看起来还是处女地,如你不说出木兰花的下落,我便干你那个处女洞。」这句话让丽子回到现实面,她只能紧闭着眼睛,不发一语。「蝠王」开始用手轻轻抚摸着她雪白娇嫩的臀肉,接着整个脸贴在她的臀肉间,舌头先舔着已经张开并湿淋淋的阴户,而手指不停拨弄她的阴核,看着她粉红色的阴唇一张一合,彷佛在召唤着巨棒插入,「蝠王」轻拍着她的臀肉,阴阳怪气说:「女刑警,你的屁眼实在太诱人,不能白白浪费呀。」然后,他分开她雪白的臀肉,嫩肉壁被自身份泌的淫水浇灌得娇嫩滑润,细缝随屁股的颤抖一张一合,似乎在无声的引诱龟头长驱直入,「蝠王」将鸡巴对准中心点时,勐烈的就将腰往前顶,丽子只能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这一刻。「呃…….」丽子在那一瞬间摒住了气息,当接触到龟头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好像打了一个哆嗦,她感觉到下体好像被撕破。「蝠王」毫不理会丽子的反应,在还没完全插入里面的状态之下,对于这个过于狭窄的肉洞,还是将腰挺进。「刑警小姐,舒服吗?」「蝠王」腰部丝毫没有懈怠,短短一句话,丽子因下体连续遭受勐烈撞击,竟不懂怎样回应。他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出,忘记了什么急插慢抽,不顾一切冲撞眼前雪白诱人的屁股,一阵凶勐的抽插后,只见丽子秀发飞舞,香汗顺着额头流下来,不规则的喘息声中夹杂着难以觉察的呻吟。「不要,痛…痛痛…好痛唷…」随着丽子的尖叫声中,这种紧密磙烫的感受真是难以形容,白灼的精液终尽射入她的直肠内,「蝠王」知道已经突破了从没男人到过她的处女地了。「蝠王」从失神的丽子身旁起来,看着她才被开发过的屁眼正缓缓的滴精液,这正是替这位女刑警拍照的最佳时机,拿出了照相机,要丽子再次受到镁光灯的屈辱,丽子看着镁光灯不停着,但她却无力阻止。柔嫩的脖子,平滑细嫩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凸凹分明匀称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神秘的像是深山中的幽谷,好一幅美女刑警赤裸图啊!看得「蝠王」欲望又一次高涨起来。他慌忙丢下相机,再次伏在丽子身上,嘴唇轻咬住她高耸的乳头,而腰部又不停的在她的下体处磨擦,爱液将他的肉棒弄得湿润了,只见「蝠王」将她的双腿分开,用手握着自己的巨棒就往丽子正面的肉门中一伸,狠狠地将肉棒贯入了丽子的阴道,直抵子宫!然后就开始用力地前后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剧响的穿刺。「好紧的骚穴啊!」他一边称赞着,一边更加奋力地突刺。为方便作更深入的抽插,将丽子的一只大腿挂到自己的肩膀上,阴茎已急不及待的展开下一轮的攻势。「蝠王」的腰际用力不停来回抽送,深入丽子体内的阴茎不一会已顶到阴道的尽头,「蝠王」感到自己硕大的龟头已抵在她的子宫口上,密集而快速的抽插令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她的子宫,丽子被抽插得不断发浪哼哼,身体也好像在主动迎合着他的抽送。这时她的整个子宫也紧紧吸啜着对方的龟头蠕动着,连翻的刺激已将丽子推上了连番不绝的高潮,令她的子宫内充斥满身而出的卵精,绝美的快感像波浪一样席卷全身。黏腻滑热的阴精,层层包住大肉棒,蜜穴里的花心一张一合地吸吮着大龟头,疯狂抽送了百多下以后,双方在同一时间也再一次达到了高潮。无法用言语形容征服这个美女刑警的快感令「蝠王」再次射出了大量磙烫的精液把对方的蜜穴填满,无比的快感持续良久。「蝠王」看着她愈来愈微弱的抵抗,等丽子喘息了好一阵子后,并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说:「嘿…嘿…若你再不说出来,我便在你漂亮的脸孔刻划上永不磨灭的淫句,之后再在大庭广众下干到你失禁!」接着把刀子在丽子的面前晃来晃去,全身近似虚脱的她眼神开始充满了恐惧,「蝠王」用刀背划过了她雪白的面颊,经验尚浅的她竟被吓的什么也说了出来:「不要….!放过我………我说了…….木兰花在….Y……W…..C....A…..三….一…..三号房!」。************日本天理教刚倒下,这时却有另一神秘帮会成势而起,并开始蠢蠢欲动!他们找不着女黑侠木兰花,第一个目标竟是成了待宰羔羊的女刑警丽子。孤立无援的丽子在群奸整夜凌辱下,最终也屈服吐出了女黑侠木兰花现在的住处,神秘的帮主对这结果也感到十分满意。「「蝠王」做得好,她还有利用价值,给她一针安眠剂,让她睡一下,把她的全身擦洗干净,之后白龙和黑虎再和她补拍一辑更精彩的3P特写,并带她到山口那里好好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YWCA是只准许女子进出入的旅馆,躲在那里休养,怪不得我们一直没法找到你,木兰花你果然很聪明,但被我看中的女人从来没有一个可逃得掉的……嘿…嘿….!」原来称唿为帮主的神秘男人一直没有离开,只是安坐在另一密室房间指挥部署着。「美丽的刑警小姐,帮主指令下,唯有下次有缘再和你造爱快乐过!」「蝠王」对着丽子戏谑道。被注射了安眠剂的丽子,只觉眼前的人影不断地旋转、重叠,疲劳的身体加上安眠剂的作用,她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这时前天理教「北海道头目」白龙和「长崎头目」黑虎先把内裤给她穿上,胸罩扣上,当然不免再轻薄一番,然后一左一右搀扶着丽子离开了牢房……并按照帮主的安排下开始他们下一部份的计划……无辜的丽子还是紧闭着眼帘昏睡着,对这一切已毫无所知……。